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法律熱線:
律師文集
文章詳細

李滿東與佛山市新景時代購物廣場有限公司一般經營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8年7月9日 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廣 東 省 佛 山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6)佛中法民二終字第45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反訴原告):李滿東,男,漢族,1952年12月15日出生,住佛山市禪城區祖廟路39號2座302房。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反訴被告):佛山市新景時代購物廣場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禪城區季華五路16號。
  法定代表人:莫小虹,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楊家強,該公司的副經理。
  委托代理人:關漢華,該公司的副經理。
  上訴人李滿東與被上訴人佛山市新景時代購物廣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景時代廣場)因一般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2006)佛禪法民二初字第30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6年6月7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6年6月26日公開進行了法庭調查。上訴人李滿東,被上訴人新景時代廣場的委托代理人楊家強、關漢華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新景時代廣場與李滿東于2004年12月20日簽訂《保底經營協議書》,雙方約定由新景時代廣場提供91.46平方米鋪位給李滿東依法經營事宜達成協議,期限自開業時間起一年。李滿東須在協議簽訂時向新景時代廣場交納3600元保證金,該款在李滿東退場三十天內以不計息形式如數退還保證金。李滿東在上述鋪位經營男服。雙方約定協議第一年按每平方40元(共3658.4元)為保底數,前六個月和后六個月均按銷售總額的20%計提經營費給新景時代廣場,當計提的經營費低于保底數時,新景時代廣場按保底數收取,超過保底數時,按最高計提經營費,第二年再根據李滿東的實際經營情況另行協商,另李滿東還須按實際水電用量繳納水電費,若拖欠的管理費及水電費達三十天以上,視同違約,應按欠款額的2%追繳逾期付款違約金。在日常營業中,李滿東須開具一式三聯小票由新景時代廣場統一電腦收銀,每30天結算貨款一次,由李滿東提供收款收據在每月15-20日進行結算。李滿東專柜促銷人員2名,由李滿東招聘并計發工資獎金,新景時代廣場對所有的促銷人員實行統一管理,并收取促銷員管理費50元/人月。協議并明確任何一方解除協議時,均須以書面形式通知對方,離場不得破壞場地原有的設施及裝修。協議簽訂后,李滿東按約定對鋪位進行了裝修并在2005年1月15日起正式經營。新景時代廣場在同年3月2日對1月15日至2月15日貨款進行結算,李滿東未依期繳納保底經營費。期后,新景時代廣場均與李滿東結算了貨款,并在2005年7月6日及11月11日分兩次收取李滿東保底經營費4636.4元。同年10月起,李滿東沒有再向新景時代廣場支付促銷員管理費,新景時代廣場則從同年10月16日至12月15日間有貨款1649.60元沒有與李滿東結算。合同期滿,雙方沒有再簽訂協議,李滿東也仍在原鋪位繼續進行經營,至2006年1月21日止,扣減新景時代廣場已收取保底經營費及未結貨款,李滿東仍有21590。08元保底經營費未付。
  原審認為:新景時代廣場、李滿東在平等、自愿基礎上所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受法律保護。根據合同條款的約定,李滿東作為購物廣場的經營戶,在新景時代廣場對所有的經營戶統一管理的情況下入場經營,新景時代廣場盡責管理的同時,可根據經營戶的實際經營情況收取不低于條款約定的保底經營費用,故雙方并非單純的鋪位租賃關系,為利于合同目的的實現,雙方均應按條款的約定履行義務,以達到雙贏的目的。從新景時代廣場與李滿東結算情況看,新景時代廣場已按期和李滿東進行了結算,但李滿東未依約及時向新景時代廣場支付保底經營費及促銷人員管理,已違反合同的約定,故新景時代廣場要求李滿東支付保底經營費及違約金的訴訟請求合理,予以支持。因合同已約定李滿東專柜的促銷人員為2人,故新景時代廣場要求李滿東支付促銷人員管理費用150元的訴訟請求合理,予以支持。鑒于新景時代廣場并沒有提供李滿東欠電費723元的相關證據,但在訴訟過程中李滿東確認可扣電費254元,故李滿東就確認的部分電付支付給新景時代廣場。新景時代廣場、李滿東雙方在合同期滿后,雖未簽訂新的協議,但由于李滿東現仍在合同約定的鋪位繼續進行經營,故李滿東提出要求新景時代廣場退回保證金3600元及要求賠償裝修費30666元的反訴請求,與合同約定的條款不符,其上述反訴請求無理,不予支持。合同條款中已明確約定李滿東須向新景時代廣場支付保底經營費,故新景時代廣場已收取保底經營費,并不屬新景時代廣場強行扣減,故李滿東反訴要求新景時代廣場返還扣收的銷售款請求無理,也不予采納。綜上,依照為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條的規定,判決:一、李滿東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將21590.08元及違約金569。02元清償給新景時代廣場。逾期支付的,則按上述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商業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二、駁回新景時代廣場其它的訴訟請求。三、駁回李滿東的反訴請求。案件受理費931元、保全費250元,合計1181元,反訴費1605元,其中李滿東承擔案件受理費58元、保全費15元;新景時代廣場承擔案件受理費873元、保全費235元及反訴費1605元。
  上訴人李滿東不服原審法院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原審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請求:一、撤銷原審判決。二、確認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合作經營關系。三、判令新景時代廣場返還保證金3600元。四、判令新景時代廣場返還商品銷售款5602元(=4636.4元+1649.6元×0。8-100元-254元)。五、判令新景時代廣場賠償裝修費30666元。六、判令新景時代廣場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理由如下: 一、1、根據雙方協議約定,李滿東按照新景時代廣場的要求對鋪位進行裝修,并于2005年1月15日開始營業。雙方明確約定貨款每30天結算一次,并將每月的15-20日為結算期,協議第15條還特別約定:“乙方銷售達到肆萬元可以結算”,但在李滿東經營過程中,新景時代廣場并沒有按照雙方約定按期返還貨款給李滿東。2005年1月15日至2月15日的銷售貨款在同年3月2日才返還(結算期為47天),違反雙方約定;并在該期間將李滿東銷售額31100元的20%即6220元扣留,及扣留入場費1000元、促銷員管理費和其他費用120元,證明李滿東按期交相關費用,原審認定錯誤。2、原審判決認為“由于被告仍在合同約定的鋪位繼續進行經營”為由,認定李滿東要求新景時代廣場退回保證金3600元的請求與合同約定不符是沒有道理。因為李滿東于2006年2月20日接到新景時代廣場電話通知要求即日下午五點前離場,并于當日下午在原審法院主持下給雙方當事人就法院到現場查封服裝事宜做了一份筆錄,因此原審法院是清楚李滿東離場時間卻作出錯誤判決。二、1、原審認定“未依約及時向新景時代廣場支付保底經營費及促銷人員管理”是錯誤的。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作了保底約定,但該約定是以年為計算單位,這從雙方合作過程中完全反映出來。除2005年3月2日結算外,4月1日結算了2月16日至3月15日銷售款7087元,實結貨款5669.6元;4月26日結算了3月16日至4月15日銷售款7693元,實結貨款6154.4元;6月2日結算了4月16日至5月15日銷售款5013元,實結貨款4010.4元;7月6日結算了5月16日至6月15日銷售款8849元,實結貨款7079.2元,另被扣保底費1888.6元,李滿東收取款項5190.40元等等。由此可見,李滿東何時交何種費用,完全由新景時代廣場決定,所以不存在李滿東故意拖欠的問題,這也證明了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以年為終結單位,而非以月為單位,原審認定李滿東違約要支付違約金569.2元是錯誤的。而新景時代廣場于7月6日扣收李滿東1888.6元和11月11日扣收2747.8元的行為已違反年保底約定。2、新景時代廣場按照91。46平方米及每平方米40元扣收保低費是不合理的。因為新景時代廣場將大堂(面積已分攤給各商戶)重新租給化裝柜,但實用面積只有53平方米的李滿東卻沒有得到合理的減免。而新景時代廣場的行為也違反協議第三條的約定。三、原審認定雙方當事人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為“雙方并非單純的鋪位租賃關系”是錯誤的。該協議是一份合作經營協議,雙方是合作經營關系,這從協議第七條第1款和第九條、第十一條第5款、第十五條可以反映。李滿東在新景時代廣場處營運行為不是經營戶,而是與新景時代廣場有合作經營的其中一方,李滿東在新景時代廣場的經營活動,是合作雙方的內部分工。協議第十一條第1款“李滿東在銷售中開小票(一式三聯),并由新景時代廣場開具統一電腦收銀”,說明了S15鋪位經營是由李滿東出資運營,新景時代廣場把李滿東每日營業中的所有收入全部收取再在約定的具體時間和方法返還給李滿東。而為了李滿東有壓力地運營,提高雙方的經濟效益,在協議中第三、六條、第七條第1款、第十一條第1款和第十五條雙方約定以保底方式固定下來,這充分體現相互制約的合作關系。李滿東不用辦理營業執照、沒有經營權,協議第十一條第5款的約定反映了李滿東只有通過與新景時代廣場合作經營才有可能進行合法的經營活動。綜上,協議約定出資方式、分配原則、制約方法,是具有合作經營特征。四、1、原審認定新景時代廣場“盡責管理,并已履行合同中必須履行的義務”是與事實不符。新景時代廣場并沒有履行協議第三條和第七條第1款約定,這有同場員工和商戶可作證,也可從廣場實際經營情況來確定新景時代廣場履行義務情況。2、原審認定“原告已按期和被告進行了結算,但被告未依約及時向原告支付保底經營費及促銷人員管理,已違反合同的約定”與事實不符。新景時代廣場沒有按協議第十一條第1款約定按期結算,李滿東從2005年1月15日開始營業,按約定新景時代廣場對李滿東從同年1月15日至2月15日共30天的銷售款應在2月15日至20日內結算完畢,但新景時代廣場在3月2日(結算期為47天)才結算并返還款項給李滿東,新景時代廣場行為已違約,并造成李滿東資金不能及時回籠。原審認定李滿東首先違約是錯誤的。五、原審認定“合同條款中已明確約定被告須向原告支付保底經營費,故原告已收取保底經營費,并不屬原告強行扣減,故被告反訴要求原告返還扣收的銷售款請求無理”是錯誤的。保底經營費是《保底經營協議書》的內容之一,與其他條款結合形成雙方簽訂的協議,不能斷章取義,它是受協議的其他條款制約,是有條件的保底。協議第六條是以第三條、第四條、第七條第1款、第九條、第十一條第1款和第十五條為基礎和前提。新景時代廣場在貨款返還上已違反約定,并將一樓大堂(面積已分攤給各商戶)重新租給化裝柜經營的行為已違反第三條約定,也損害了李滿東利益。而且2005年7月6日和11月11日提前收取保底經營費的行為也違反約定。所以原審認定李滿東要求追回銷售款5602元是無理要求是不公正的。損害了李滿東的合法權益。六、原審以“由于被告現仍在合同約定的鋪位繼續進行經營”為由認定新景時代廣場賠償李滿東裝修費30666元的要求“無理”是錯誤的。根據協議約定,李滿東按新景時代廣場的要求以46000元裝修了鋪位,結合協議第十三條,李滿東在協議第十五條其他約定以保障自己利益,但新景時代廣場違反約定只以電話通知李滿東離場,且原審法院在李滿東離場當日也到現場做了筆錄,原審判決是不符合事實。七、本案糾紛是由新景時代廣場引起的,新景時代廣場沒有“盡責管理”,新景時代廣場沒依約返還銷售款項,是新景時代廣場首先違約,所以本案所有訴訟費用應由新景時代廣場承擔。
  上訴人李滿東在二審期間沒有提供新證據。
  被上訴人新景時代廣場答辯稱:李滿東上訴無理,請求二審法院依法維持原判,駁回上訴。一、二審的訴訟費由李滿東負擔。理由如下:一、關于《保底經營協議書》的法律性質!侗5捉洜I協議書》是雙方自愿簽訂的、合法有效!侗5捉洜I協議書》中第六條、第七條第二點,第十一條第二點內容乙方每月必須向甲方交納保底經營費及各種費用;乙方經營中的人員由乙方辦理用工手續和負責人員的各項費用。假如是合作經營,協議內應明確約定各項費用的支出,盈利核算,人員參與管理及分紅等約定,事實上我司并沒有參與經營管理,也沒有參與分紅和承擔經營風險,只是按約定的方式收取一定的保底經營費等費用其實是收取乙方使用我鋪位的租金,但不論該《保底經營協議書》性質是租賃還是合作經營,只要是雙方自愿簽訂,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是合法有效,雙方應嚴格遵守執行。二、原審判決正確。我司與李滿東于2004年12月20日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合法有效的。所以在協議書簽訂的有效時間內,李滿東必須按協議書內容約定,每月向我司交納保底經營費3658.40元和促銷員管理費2人共100元,電費等費用,從2005年1月至2006年1月6日乙方實欠保底經營費21590.08元要清償給我司,因此原審判決正確。三、關于李滿東提出每月營業額結算時間問題。1、李滿東訴新景時代廣場從2005年2月21日開始違反結算約定。根據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中第十五條內容:乙方銷售達到肆萬元可以結算。至2005年3月2日李滿東的營業額還未達到肆萬元,新景時代廣場也與李滿東結算,從2005年3月至10月,新景時代廣場為了達到雙贏的目的,在李滿東未交納足保底經營費的情況下,并未先行扣除保底經營費,都先與李滿東結算,及時返還資金給李滿東,新景時代廣場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李滿東的訴訟極不符合事實。2.從2005年11月份之后,新景時代廣場為其代收的商品銷售款數額每月不足一千元甚至沒有分文銷售款,其原因是李滿東為了回避應當給新景時代廣場的提成和保底經營費,私下收款,并非新景時代廣場不按時結算,而是無款可結。四、《保底經營協議書》第六條,第七條第二點已明確講明水電費、管理費等費用與保底經營費一樣,是每月繳納一次的。保底經營費是按月結算,并非按年結算。五、《保底經營協議書》中約定甲方每月從乙方的銷售款中提取20%作為出租場地費用,但在20%的提成達不到保底經營金額時,則按保底金額支付。李滿東在商品銷售款根本不足支付所拖欠保底經營費的情況下,而要求返還商品銷售款5602元,不符合事實,沒有道理。六、李滿東從2005年3月15日起已拖欠保底經營費累計達21590.28元,李滿東已違反《保底經營協議書》中第十三條,要作違約處理,所以保證金3600元不予退還給李滿東。七、《保底經營協議書》中第十三條第八點規定,乙方必須在接到書面通知三天內離場,不得破壞場地,原有設施及裝修的內容,所以不存在要賠償裝修費問題。李滿東的鋪位裝修我商場也不能再利用,如其他人再經營也不適用,故其裝修對新景時代廣場沒有使用價值。此外,李滿東在一審中也沒有提供有關裝修費用的證據。八、李滿東從我司商場開業至結束經營所經營的位置和面積都沒有改變。而且李滿東在一審時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所以不存在李滿東提出鋪位面積不是91。46平方米的問題。
  被上訴人新景時代廣場在二審期間沒有提供新證據。
  本院經審理查明:本院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另查明:李滿東經營鋪位于2005年1月15日開始正式營業。李滿東于2006年2月20日撤出新景時代廣場,沒有再繼續經營。
  本院認為: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確認。根據該協議約定,李滿東每月以3658 .4元或當月銷售額的20%中較高的金額向新景時代廣場交納經營費,該協議實質是以每月不低于3658 .4元計算浮動租金的租賃合同。原審認定雙方并非單純的鋪位租賃關系存在錯誤,本院予以糾正。李滿東上訴請求確認雙方簽訂的《保底經營協議書》是雙方合作經營關系的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據協議約定雙方每30日結算貨款,每月15-20日為結算期,但該約定是以開業時間2005年1月1日為前提。因李滿東延遲到2005年1月15日開始營業,相應結算期也相應延后15日即結算截止月的下個月1-6日,則更符合雙方交易特點,而新景時代廣場在05年3月至7月都是以該結算期進行結算,但李滿東除2005年1月15日至2月15日的營業第一個月按期按數交保底經營費外,之后都未依約及時向新景時代廣場支付相關費用,李滿東已違反合同約定,根據協議第五條約定,現請求返還3600元保證金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據協議第九條、第十三條第八項約定,鋪位裝修由乙方即李滿東承擔并在撤出時不得破壞裝修,現李滿東上訴請求新景時代廣場賠償裝修費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據二審庭審中雙方確認李滿東從2006年2月20日離場不再經營,原審以合同期滿后被告仍在約定的鋪位繼續經營而駁回李滿東的退回保證金3600元及賠償裝修費30666元反訴請求的理由錯誤,本院予以糾正。新景時代廣場在李滿東應計提經營費未達到保底經營費時,按協議約定按保底數收取相關費用,并無不當。李滿東請求新景時代廣場返還商品銷售款5602元(=4636.4元+1649.6元×0.8-100元-254元)中,新景時代廣場起訴時已將已扣保底數4636.4元和未結貨款1649.6元從李滿東應交未交保底經營費用23486。2元中扣減,現李滿東請求返還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李滿東始終經營在其已裝修的一樓S15號鋪內,其經營位置及面積從未改變,李滿東認為鋪位面積不符卻一直未提出異議,亦沒有證據予證明經營面積發生變化,故對李滿東該請求,本院不予支持。新景時代廣場在二審過程中提出向李滿東追收2006年1月21日至2月20日共一個月的保底經營費和促銷員管理費合共3758。4元,一審并沒有提出,不是本案審理范圍,新景時代廣場可另案起訴。
  綜上,李滿東上訴請求缺乏根據,本院予以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536元,由上訴人李滿東承擔。上訴人已預交訴訟費2786元,多交250元部分由本院予以退回。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員 麥潔萍  
審 判 員 鄭振康  
代理審判員 盧 海

 
二00六年八月三日

書 記 員 趙 靜






首頁 |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08722678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来打红中麻将手机版 快3选号助手app官网 12走势图浙江 北京pk赛车官网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 吉林快三号码表 重股价重股本是什么意思 11月有百家乐连赢奖励的博彩公司 广西快3走势图基本图 启运配资 天津快乐10分玩法